【ag亚游】为什么百姓不看好猪肉市场可追溯?

钱云达介绍说,目前市区追溯体系的所有硬件已经全部配备到位,数据中心已经全面建成并投入使用,全市50家屠宰企业进行了实时监控,南环桥、友联等批发市场、城区38家农贸市场、8家超市的设备已经全部安装到位,工业园区等四个外围城区的硬件安装也基本完成,整个体系进入到管理提升阶段。但从这几个月试运行的情况来看,主动所要小票的市民还不多。

主城区38家农贸市场溯源秤全部安装到位,从屠宰场到批发市场再到农贸市场三级追溯体系已建成,凭一张小票,市民就能够清楚查看所购猪肉的“前世今生”。但从追溯体系试运行的情况来看,买猪肉时主动索要小票的市民很少。

据苏州新郭屠宰场的副总经理陆建明介绍,咱们苏州的猪大部分来自浙江、福建、江西、山东等地,当经营者们把外地猪带入本地屠宰场后,首先得经过市农委的检疫以及屠宰场的自检,在获得了动物产品检疫合格证和肉品品质检验合格证后,猪们才有资格流入市场,进入肉菜溯源系统。

11点,记者又来到小柳市场。猪肉摊主均表示:“90%的顾客不会索要追溯清单。”摊主唐永兴拿出一小叠清单说,这些都是顾客不要留下的,“做了10多年的生意,凭的是信誉,这些清单一般用不上”。一名顾客查看了溯源清单后说:“好是好,但是信息简单了些。比如,大家都关心瘦肉精问题,如果清单上能显示相关检疫内容,相信索要单子的顾客会多起来。”

“溯源秤已经装了一个多月了,但主动要打票的顾客很少。”在市区友谊菜场,葛师傅一边熟练地切着猪肉,一边向记者介绍道。他说,大概一个多月前,市场统一安排几个猪肉摊更换了新的溯源秤。这台秤不仅有常规秤的各种功能,还有一个最特别的功能,可以打印出一张猪肉小票。小票上除了有菜场、摊位、摊主的名字,所购猪肉的重量、价格等基本信息外,还有一个特别的条形码和一串类似身份证号码的追溯码。根据这条形码,市民可以轻松查到所购猪肉的“来历”,包括哪里养殖的,哪个屠宰场宰杀的,哪个批发市场批发的等等。

【ag亚游】为什么百姓不看好猪肉市场可追溯?。“整个追溯体系,
任何一个环节不按要求操作,猪肉的信息就会不完整,顾客就可以怀疑这猪肉是不是有问题。”钱云达说,比如原本南环桥外来肉并不上滑轨交易,很难监管,一车
肉拉到市场后,很多贩子直接上车拿肉,这样的肉不经过批发市场这一关的信息录入,市民买到后打出的小票,信息里就会缺一环。

三元二村农贸市场是首批试运行肉菜追溯系统的菜场,早在去年底,市场内的10家猪肉摊主全部换上了能打小票的溯源秤。不过当记者前往该农贸市场采访时却发现,几乎所有的猪肉摊主都不会主动向顾客出票,而主动索票的市民亦寥寥无几。

据了解,生猪屠宰环节,凭专用IC卡刷卡进场,录入信息;生猪批发环节,凭IC卡交易,取得猪肉质量信息。目前,福州市区已建立了肉品质量信息数据中心,与屠宰、批发、零售各环节数据终端连接,形成了全方位的肉品质量安全监管系统,具备归集、查询、统计、分析和预警等功能。共有39家农贸市场、78家生鲜超市、132家肉品专卖店、213家团购单位建成肉品信息可查询系统。

“市民参与了,追溯体系的倒逼机制才能起作用,屠宰场、批发市场才会老老实实心甘情愿按照要求办事,追溯体系才会越完善,最终受益的,是市民自己。”市商务局市场秩序处处长钱云达介绍,整个追溯体系是从屠宰场为起点的,屠宰之前工作人员会先做信息录入,每头猪宰杀后被分割成两半,各自带着“芯片”进入到流通市场。屠宰场的代宰户、批发市场的商贩、农贸市场的摊主,在进行猪肉交易时必须“刷卡”,信息就会随着“刷卡”这个步骤,自动传输到所在市场和数据中心。市民在买肉时,可以拿到一张小票,通过这张小票,就可以追溯所购猪肉的整个交易流程了。

自从启动追溯体系后,终于解决了南环桥批发市场外来肉上滑轨交易的问题。换句话说,只有市民积极主动所要购肉小票,才能倒逼猪肉交易的各个环节规范经营。

陆建明说,作为产业链的上游部门,屠宰场会对这些芯片一个不漏地进行扫描,以此将每片猪肉的基本信息传输至屠宰场内的溯源平台内,再由该平台将所有的“实名制”资料联网直接输给商务部门的溯源平台。

批发商:福州联达商行

自从启动追溯体系后,终于解决了南环桥批发市场外来肉上滑轨交易的问题。换句话说,只有市民积极主动所要购肉小票,才能倒逼猪肉交易的各个环节规范经营。

钱云达介绍说,目前市区追溯体系的所有硬件已经全部配备到位,数据中心已经全面建成并投入使用,全市50家屠宰企业进行了实时监控,南环桥、友联等批发市
场、城区38家农贸市场、8家超市的设备已经全部安装到位,工业园区等四个外围城区的硬件安装也基本完成,整个体系进入到管理提升阶段。但从这几个月试运
行的情况来看,主动所要小票的市民还不多。

买完猪肉别忘要小票

网友“猫薄荷”认为,拿着追溯码上网查询,对于老年人等一些不会上网人群更是不便,建议所有商家都能像小柳市场那样,在小票上打出具体信息,并且希望信息披露得越完整越好。

主城区38家农贸市场溯源秤全部安装到位,从屠宰场到批发市场再到农贸市场三级追溯体系已建成,凭一张小票,市民就能够清楚查看所购猪肉的“前世今生”。但从追溯体系试运行的情况来看,买猪肉时主动索要小票的市民很少。

“溯源秤已经装了一个多月了,但主动要打票的顾客很少。”在市区友谊菜场,葛师傅一边熟练地切着猪肉,一边向记者介绍道。他说,大概一个多月前,市场统一安排
几个猪肉摊更换了新的溯源秤。这台秤不仅有常规秤的各种功能,还有一个最特别的功能,可以打印出一张猪肉小票。小票上除了有菜场、摊位、摊主的名字,所购
猪肉的重量、价格等基本信息外,还有一个特别的条形码和一串类似身份证号码的追溯码。根据这条形码,市民可以轻松查到所购猪肉的“来历”,包括哪里养殖
的,哪个屠宰场宰杀的,哪个批发市场批发的等等。

记者了解到,这种依靠钩标来管理猪肉的方式被称为“以标管猪”,目的是让猪肉的来源得以追溯。

记者致电福州市商贸服务业局食品安全处。相关人士表示,将加强对产品经营者主动提供肉品溯源票据的监督,并加大肉品追溯体系的宣传力度。对于网友们提出的简化溯源查询手续的建议,他们将认真调研,以期给出切实的解决方案。

为什么主动要求打票的市民很少呢?在葛师傅摊前买肉的市民马阿姨说,猪肉溯源听说过,但自己从来没用过。“我一直在这个摊买肉的,对这里的肉很放心,不需要再打张票了吧。”马阿姨说,而且就算拿了票,还要到市场专门的追溯机上去查看猪肉信息,觉得“多此一举”。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马阿姨的观点,代表了绝大多数“马大嫂”们的心思。另外,有的市民也觉得,买猪肉主要还是看肉本身质量好不好,哪个养殖场养的,哪个屠宰场杀的,哪个批发市场进的货,知道不知道,没什么影响。更多的马大嫂们则说,“买肉打票”还不太习惯。

“市民参与了,追溯体系的倒逼机制才能起作用,屠宰场、批发市场才会老老实实心甘情愿按照要求办事,追溯体系才会越完善,最终受益的,是市民自己。”市商务局市场
秩序处处长钱云达介绍,整个追溯体系是从屠宰场为起点的,屠宰之前工作人员会先做信息录入,每头猪宰杀后被分割成两半,各自带着“芯片”进入到流通市场。
屠宰场的代宰户、批发市场的商贩、农贸市场的摊主,在进行猪肉交易时必须“刷卡”,信息就会随着“刷卡”这个步骤,自动传输到所在市场和数据中心。市民在
买肉时,可以拿到一张小票,通过这张小票,就可以追溯所购猪肉的整个交易流程了。

除了“以标管猪”,“以卡管人”亦是肉菜追溯系统中必须遵行的原则之一,目的是方便有关部门追查猪肉都经过了哪些人的手。该原则要求屠宰场的代宰户、批发市场的商贩、农贸市场的摊主等各环节经营者们必须先“刷卡”,才能进行猪肉交易。大家所刷的卡叫“肉菜流通服务卡”,由追溯办统一配发。

出厂日期:2012/04/16

“整个追溯体系,任何一个环节不按要求操作,猪肉的信息就会不完整,顾客就可以怀疑这猪肉是不是有问题。”钱云达说,比如原本南环桥外来肉并不上滑轨交易,很难监管,一车肉拉到市场后,很多贩子直接上车拿肉,这样的肉不经过批发市场这一关的信息录入,市民买到后打出的小票,信息里就会缺一环。

市民不看好猪肉可追溯,只有市民积极主动所要购肉小票,才能倒逼猪肉交易的各个环节规范经营。

此外,溯源秤打出小票也能帮助市民追溯购买猪肉的相关信息。因为每张小票上有自动生成的20位数字溯源码和溯源条形码,市民可通过菜场内的溯源专用查询设备或智能手机、电脑,扫描条形码或输入溯源码,即可进入溯源系统看清猪肉的“前世今生”。

记者走访了福州多家肉品市场,肉摊上的“溯源秤”吐出的小票,上面都清晰印着肉品追溯条码,那就是猪肉的“身份证”。

为什么主动要求打票的市民很少呢?在葛师傅摊前买肉的市民马阿姨说,猪肉溯源听说过,但自己从来没用过。“我一直在这个摊买肉的,对这里的肉很放心,不需要再打张票
了吧。”马阿姨说,而且就算拿了票,还要到市场专门的追溯机上去查看猪肉信息,觉得“多此一举”。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马阿姨的观点,代表了绝大多数“马
大嫂”们的心思。另外,有的市民也觉得,买猪肉主要还是看肉本身质量好不好,哪个养殖场养的,哪个屠宰场杀的,哪个批发市场进的货,知道不知道,没什么影
响。更多的马大嫂们则说,“买肉打票”还不太习惯。

ag亚游,在一家肉摊前,摊主正在为另一位顾客剁猪肉,当双方完成交易时,摊主并未给对方递上溯源小票,而这名顾客也习惯性地拎着猪肉交钱走人。该顾客告诉记者,自己习惯直接买卖,忘了买猪肉是可以向摊主索要小票的。

17日,记者在福州小柳市场一固定摊点买肉,“溯源秤”自动吐出“零售肉品追溯清单”,相关信息一目了然。

带标签玩起“实名制”

福建农林大学博导林河通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政府建立肉品质量安全信息追溯系统的做法很好,市民只要到正规农贸市场和超市购买猪肉,一旦发现问题,马上能追究到责任人。但是,超市等场所和媒体应多做宣传,让市民对溯源系统有充分认知。另外,市民也应提高食品安全意识,在购买猪肉时主动索票,这对维护自身健康也是一种保障。

屠宰场是整个猪肉产业链的最上游,猪肉溯源也自然得从这里开始。

交易日期:2012/04/17 11:14:56

来到屠宰场的生产车间,记者看到活猪经过宰杀被分割成两半,并被倒挂在一个双爪的倒钩上进行运送。“溯源系统正式启用后,我们会在每片猪的脚上绑一块脚标芯片,”陆建明指着猪的脚环部位说,“脚标芯片里会录入每片猪的来源、品种、检疫检验记录等基本信息,相当于给猪实行了‘实名制’。”

零售商:福州小柳市场叶元灿

一张小票、一串溯源码,再配合上一台查询机,我们就能看到每块猪肉的“前世今生”:包括它生前来自哪里,后来去哪个屠宰场,接着被交易到哪个批发市场、哪个农贸市场,最后又从哪个摊位卖了出去,如此神奇的事情你相信吗?其实,这就是肉菜流通追溯体系的力量,目前它已在苏州大力推行,试图为大家的食品安全筑出一道新防线。
据市商务局市场秩序处处长钱云达介绍,苏州的肉菜溯源系统今年上半年就会在市区完成猪肉的运作,市区市民不久即可通过溯源小票查询到刚买的猪肉从养殖、屠宰、批发到零售的所有流通信息。而到三月底,市区37个农贸市场、3家农产品批发市场、8家超市将完成“电子溯源秤”的安装。

为了让市民吃上“放心肉”,从去年10月1日起,福州市区已建立肉品质量安全可追溯体系,消费者可了解肉品产地、加工、出产日期等信息。

“你瞧,这样一来猪肉就自然而然形成了一条无形的‘追溯链’,它们从哪来,到哪去,追溯系统里记录得一清二楚。”

随后,记者来到永辉超市,询问了近10位买猪肉的顾客,大部分人不知道追溯码,有一名顾客表示知晓,但称该超市没有查询机,回家上网查询嫌麻烦。

市商务局市场秩序处处长钱云达告诉记者,该服务卡内录入了卡主的姓名、联系方式、身份证号码等基本个人信息,当经营者们完成“刷卡”后,追溯系统会自动将持卡人和其买卖的猪肉信息相互绑定,并传输至所在市场和商务局等政府监管部门,确保每笔交易的内容、时间及经营人的相关信息随时可查。

不过,记者调查发现,肉品质量安全可追溯体系实际运用不令人满意。经营者和市民有点不太“领情”。

而为了防止有经营户私下交易,商务部门还要求猪肉的销售终端,即农贸市场或超市的零售摊位上统一使用“溯源秤”来做生意。“溯源秤最大的不同在于会‘吐’小票,”钱云达说,“每位猪肉摊主在使用溯源秤前,都需要先将当天批发的猪肉总数录入秤里,如果摊主所卖的猪肉总量超过秤内储存的信息,小票是无法打出的,这就有效避免了不名渠道的猪肉混入其中。”

18日上午9点半,记者来到蓝天超市。10分钟内,共有7名顾客到肉禽摊位购买猪肉。记者逐一询问,他们竟全不知晓追溯系统,更不用说主动索票。市民陈女士说:“买肉时都是凭经验,看着好就买了。”而摊主对记者的询问也不耐烦:“我们肉进超市前都要检验,问那么多干吗?”

那么,这套溯源系统到底是如何运作的?对食品安全有何重要意义?消费者作为溯源系统的最下游,又该做些什么?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。

针对这种状况,连日来,记者在网络上发起溯源系统“遇冷”的原因调查,截至发稿前共有47名网友参与了投票。14名网友投给“宣传不到位”;19名网友投给“消费凭经验,习惯一时改不了”;10名网友投给“信息太简单,小票是鸡肋”;4名网友投给“查询操作太麻烦”。因为,目前榕城只有少数市场“溯源秤”以清单形式提供小票,多数超市、市场的小票只印着由14位数字构成的追溯码,消费者需通过自助查询机或上网查询,才能得到有关信息。

投稿人:中国农业大学

屠宰场:福州和盛屠宰场

“如果溯源秤不打小票直接交易,显然失去了溯源的意义。”钱云达说,为此他们曾设想过让溯源秤每次交易后能强制出小票,结果发现这会影响摊主的正常营业,“我们正在制定相关的管理制度,通过加强每个环节的监督力度让摊主主动出票,但另一方面也要呼吁市民在购买猪肉时主动索要小票,帮助完善溯源系统。”

对此,农贸市场方的一名负责人解释称,虽然10个猪肉摊都换上了溯源秤,但其他相关的溯源设备仍处于调试阶段,导致了票上的溯源信息并不完善,于是很多顾客并不十分看重这张小票,渐渐地大家又回归到了最初的交易模式。

交易必须先“刷卡”

钱云达表示,苏州的猪肉摊位数量繁多,想要依靠单方面的力量进行全面监管难度可想而知,“其实,主动索要小票也是消费者的一项权利,一旦顾客发现买来的猪肉存在问题,可通过票上的溯源码找到问题源头,保障自身利益,如果情节严重,还能追究相关经营者的法律责任。

“你这儿能打小票么?”“可以,你要的话就给你。”在记者的要求下,摊主熟练地用溯源秤打出了一张小票。记者看了下手中的小票,看到票号显示为“000001”,而出票时间已是当天下午3点多。

相关文章